关于我们 | 本社动态 | 联系我们



时政要闻 | 国内新闻 | 环球视点 | 财经新闻 | 深度报道 | 经济观察 | 中华聚焦 | 公益扶贫 | 商企经典 | 新农村
文化教育 | 科技能源 | 法制纵横 | 特别关注 | 魅力城镇 | IT 电子 | 传奇轶事 | 异言别论 | 行业直击 | 港澳台
车行天下 | 金融证券 | 盛世收藏 | 军事天地 | 地产装饰 | 卫生医疗 | 休闲旅游 | 慈善宗教 | 健康美食 | 好项目
快速导航
时政要闻
国内新闻
环球视点
财经新闻
深度报道
经济观察
中华聚焦
公益扶贫
商企经典
新农村
文化教育
科技能源
法制纵横
特别关注
魅力城镇
IT 电子
传奇轶事
异言别论
行业直击
港澳台
金融证券
军事天地
地产装饰
卫生医疗
休闲旅游
慈善宗教
健康美食
好项目
联系我们

地  址:香港九龙旺角鸦兰街7号连胜大厦

        北京市昌平区温都水城国际大酒店三层

邮  编:102209

赠阅热线:00852-28150191

投稿邮箱:zhonghuasd@163.com

异言别论
中国结婚率创近十年新低 年轻人的婚姻被啥绊住了脚
时间:2019-07-12 10:23:38 作者:佚名 点击:7187

 我国结婚率创近十年新低,适婚人口减少,“个人主义”盛行,晚婚或不婚人数增加—— 年轻人的婚姻被啥绊住了脚

“男大当婚、女大当嫁”的传统婚姻观,正面临着新的挑战。

  据国家统计局和民政部数据,从全国范围来看,2018年结婚率仅为7.2‰,这个数字创下了近十年来新低。从不同省份的差异来看,经济越发达地区的结婚率越低,2018年全国结婚率最低的上海只有4.4‰,浙江5.9‰为倒数第二,广东、北京、天津等地的结婚率也偏低。

  这届年轻人怎么了?从事30多年人口学研究的南开大学人口与发展研究所教授原新分析,结婚率普遍下降的根本原因在于结婚人数的结构性减少。与此同时,全社会平均受教育年限增加、房价高企、就业竞争激烈,以及年轻一代“独性”更强等原因,也都成为年轻人结婚路上的“绊脚石”。

  越来越晚——

  初婚年龄创史上新高

  北大博士学历、身高1米72、在高校任教,于晓楠从小到大都是众人眼中的“天之骄女”。可随着她的年龄迈过30岁直逼35岁,她明显注意到父母对女儿的自豪感开始持续下降。他们发动一切关系给家里这个“黄金剩女”安排相亲。晓楠苦笑着说,“可能爸妈觉得好不容易攥了一手好牌,却要砸在手里了。”

  在高校里,大龄未婚女青年并不少见,很多人经历了从本科、硕士到博士的求学路,当终于走上了很多人羡慕的“人生巅峰”后,环顾四周却发现自己的人生同行者所剩不多。

  于晓楠觉得自己对另一半的要求并不太高,“起码要能跟我聊得来吧,要爱读书吧。”她自己家境不错,父母已经给她买了车,准备了房子,甚至发话说,“如果男孩子对你好,房子车子都可以不要”。

  但晓楠觉得婚姻应该要势均力敌,“两个人各方面条件要差不多,这样彼此心里都不会失衡,两个人的三观也不会差距太大”。

  “人们都觉得高校里人才济济,但我入职后发现,其实很多优秀的男老师早就‘名草有主’了。”于晓楠经历了多次相亲后发现,虽然看上去学历高、工作也体面,但因为年龄偏大、自身要求也较高,加之交际圈很小,在高校找到合适对象的机会也大大减少。

  “现在的平均初婚年龄是有史以来最高的。”原新说,最新统计全国平均初婚年龄25~26岁左右,其中城市达到26~27岁,农村大约在25岁。

  从全国来看,目前结婚年龄集中在24岁~30岁之间,这部分人出生于1989年~1995年,而这几年的绝对出生人数本身就较前几年在减少,“结婚的人少了自然结婚率就下降了,这是一个基本原因”。

  上海市妇联公布的《改革开放40年上海女性发展调研报告》显示,截至2015年,上海男女的平均初婚年龄分别为30.3岁和28.4岁,比10年前分别提高了5.0岁和5.4岁,与欧盟平均水平持平。据江苏省民政厅去年1月发布的数据,2017年,江苏人平均初婚年龄为34.2岁,其中女性34.3岁,男性34.1岁。

  究其背后的原因,在于全社会普遍受教育水平的提高。“尤其是女性,现在高校中,本科、硕士学历的女性已经占一半左右,博士阶段女性占比接近40%。”原新说,推迟婚龄、晚婚晚育成为一个普遍现象。

  这两年,团天津市委推出服务青年婚恋交友的品牌活动——“青春有约 津彩团缘”,场场火爆。团天津市委青少年发展和权益保护部部长张静华说,每次网络报名启动后,入场券就被一抢而空。总有没报上名的家长主动给他打来电话,请求把自家孩子塞进去,“多数都是学历高、收入高,同时年龄也高的‘三高’女青年”。

  一组数据直观地说明了女性婚姻观的变化:1990年,30~35岁的女性中,未婚只占0.6%,而到今天,未婚占到7%;而35~40岁的女性未婚占比则从0.3%增长到4%左右,“都增加了10倍以上”。

  近日有全国人大常委会委员呼吁修改婚姻法,将男女法定结婚年龄下调至18岁,以此来挽救持续走低的结婚率。原新认为,这种做法并不会产生实质性的效果。目前婚姻法已经规定了,大学期间只要达到法定年龄即可结婚生子,但现实情况是,作出这样选择的人依旧是极少数。

  主动“剩”下——

  “独性很强”的年轻人

  1981年出生的刘豪是很多人眼中的优质“剩男”。

  刘豪家境殷实,在天津的城市核心区拥有3套房产,其中两套是“一位难求”年年看涨的“顶级”学区房。他有一份国企的稳定工作、没有不良嗜好;天天健身,拥有同龄人中难得的完美身材。

  刘豪理想的另一半要有甜美的长相、温柔的性格、和谐的家庭。“听上去要求不高啊,可我给他介绍3个女孩,都无疾而终。”他的表姐气呼呼地说。

  第一个女孩比较腼腆,两人见面后聊了几句,女孩就开始时不时地低头看手机,刘豪觉得要么就是对自己没兴趣,要么就是没什么礼貌,顿时没了好感,相亲现场变成了两个人面对面玩手机。

  跟第二个女孩见面后,双方都跟介绍人表示对彼此有好感,互留微信继续联系。结果,那个女孩每次回消息的速度慢得让刘豪抓狂,“有时候隔一天才回复。”刘豪约她周末出来玩,女孩回复,“我爱睡懒觉,周末一般都要睡个大半天,晚点再约。”几次下来,刘豪有点生气,“怎么她只考虑自己,一点都不在意别人的感受呢?”

  刘豪和最后一个女孩聊得挺愉快,结果约会了没几次就分手了。原因是女孩养的狗生病了,两人在给狗治病上发生分歧,吵了几句,刘豪觉得自己一片好意没人领情反被埋怨,女孩觉得男生在现实中说话态度粗暴,跟微信聊天简直不像一个人,最后不欢而散。

  他的表姐评价说,“别看他都38岁了,其实还是个没长大的孩子。”而他自己倒也觉得无所谓,每天下班先健身,回到家父母把饭菜都做好了,晚上打打游戏,跟朋友微信聊聊天,“一点也不觉得无聊啊”。

  和刘豪一样,这些眼下本该进入婚姻生活的年轻人,恰是独生子女一代。原新认为,这些年轻人生来就是家庭的中心,因此表现出“独性很强”的特点。

  这种特点反映在文化上就是个人主义,“个人主义并不等同于自私,我们看到在国家遇到灾难等困难时,很多90后年轻人特别踊跃捐款捐物。”他认为,这些年轻人身上的个人主义是指强烈的自我意识,他们追求舒适、自由、自我的生活方式;他们有享受当下、只对自身负责的生活态度。同时,在某种程度上忽视了关爱别人以及对家庭的责任心等。

  通信方式变化和娱乐方式的多样性,都在加剧这种“独性”。在这个一根网线就能联通全世界的时代,通信方式越发智能化,反而导致人们面对面的沟通越来越少。外卖文化的兴起让吃饭不一定需要有人陪伴,只需要手机点一点饭菜就能送上门。

  原新从近几年高校招聘面试中发现一种趋势:一些人的简历特别优秀,用邮件沟通也非常顺畅,可一到面对面环节却判若两人,表现出沉默、少言。原新说,这种人际沟通的障碍放到谈恋爱中必然成为硬伤,“不谈,怎么恋爱啊?”

  与此同时,现代生活娱乐方式也越发多样性,特别是在大城市里,有无数种选择可以填补空余时间。这也给生活在其中的人们一种感觉:不一定非要有家庭,才能享受家庭带来的生活乐趣。

  日益完善的社会保障体系颠覆了人们“养儿防老”的传统观念,整个社会也在走向包容,各种各样的生活方式都能被大众所接受。不结婚也并不意味着没有同伴,大家已经见怪不怪,“过去人们在小集体里还有道德约束,现在越是大城市越开放,谁也不管谁。”

  被迫单身——

  房价高、就业压力大、生活成本高

  江西人林文浩研究生毕业,在上海一家保险公司工作了5年,工作业绩考核的压力大得让他喘不过气来。他努力工作攒钱的速度,远远赶不上上海房价飙升的速度,令人目眩的天文数字让他望而却步。

  更让他觉得高不可攀的,是上海姑娘的择偶标准:有房、有车、有稳定工作,还有一点更重要——上海户口。

  在中国现代化程度最高的上海和北京两个国际化大都市,户口问题成了一些年轻人迈向婚姻的一道坎儿。

  自称北京大妞的郭美洁从小就被父母灌输了这样的观念:咱家不缺房、不缺钱,找对象就找北京人。用她爸爸的话说,哪个老北京家里没有几套房?找个北京人,离父母近,小两口根本不需要奋斗就吃穿不愁。

  33岁的郭美洁上大学时就获得出国交换学习的机会,读完研究生回国在一家外企驻中国总部工作,刚入职时月收入就有两万多元。她常和好友去吃饭、逛街、购物,一有假期就来一场“说走就走”的旅行,“自己生活得挺好,不能因为结婚降低现有的生活品质吧?”

  婚姻的门槛随着中国城镇化程度的提高,无形中也在水涨船高。经济发达地区生活成本相对较高,房价飙升更让越来越多年轻人“望婚却步”。无房、无车、无钱都成为婚姻的羁绊。这些经济欲求的增加,迫使很多年轻人必须积累一定的财富才能考虑婚姻。

  财富积累的背后,就业竞争也愈发激烈。统计数据显示,近年来,我国劳动年龄人口虽有所减少,但中国依然处在劳动力供给的“高原平台”上。每年15~59岁的劳动力人口依旧保持在9亿人以上,直到2040年劳动力人口依旧不会低于8亿人。这意味着,就业压力将长期存在,而激烈的就业竞争,也导致了婚姻的推迟。

  与此同时,中国快速发展的大城市吸引了2.88亿农民工来到这里寻求发展机会,他们中1980年以后出生的超过半数。如此庞大数量的年轻人在中国的版图上流动着,这种流动也在一定程度上减少了结婚的概率,压缩了他们谈恋爱的机会。同时,选择结婚意味着必须负担起养育孩子的生活成本,这也促使他们的结婚率下降。

  此外,原新还提到出生人口性别比失衡的问题。我国从上世纪80年代开始,长达30年时间累积了3000万以上的“剩男”,“从婚姻的角度说,这批人天生就缺少相对应的另一半”。

  如果婚恋市场有“鄙视链”的话,那么大多数“剩女”往往是高知、高收入,处于“鄙视链”的顶端;而“剩男”则往往是学历和收入都较低,处于“鄙视链”的底端,这两组人群从根本上就不太可能匹配。

  团中央网络影视中心2018年曾发布过一份《当代青年群体婚恋观调查报告》,调查显示,对于“如果一直没有找到理想的结婚对象,您会怎样?”的问题,69.53%的青年选择继续等待,直到找到理想的人才会选择结婚;15.61%的青年选择“保持单身”;有9.34%的青年愿意“降低择偶标准”;仅有5.52%的青年选择“将就结婚”。

  面对结婚率一降再降的现状,不少专家认为这是经济社会发展到一定阶段的必然,没有必要过多担心。在原新看来,无论是晚婚还是不婚,都是年轻人从自身实际出发作出的选择,社会应多尊重,给年轻人更多选择空间。


来源:
【推荐阅读】
友情链接:
Copyright ©2012 北京时代长城广告有限公司&北京时代财富文化传媒有限公司 技术支持:东方聚思
全国统一咨询热线:010-56210309 E-mail:zhonghuasd@163.com 备案号:京ICP备12009984号-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