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于我们 | 本社动态 | 联系我们



时政要闻 | 国内新闻 | 环球视点 | 财经新闻 | 深度报道 | 经济观察 | 中华聚焦 | 公益扶贫 | 商企经典 | 新农村
文化教育 | 科技能源 | 法制纵横 | 特别关注 | 魅力城镇 | IT 电子 | 传奇轶事 | 异言别论 | 行业直击 | 港澳台
车行天下 | 金融证券 | 盛世收藏 | 军事天地 | 地产装饰 | 卫生医疗 | 休闲旅游 | 慈善宗教 | 健康美食 | 好项目
快速导航
时政要闻
国内新闻
环球视点
财经新闻
深度报道
经济观察
中华聚焦
公益扶贫
商企经典
新农村
文化教育
科技能源
法制纵横
特别关注
魅力城镇
IT 电子
传奇轶事
异言别论
行业直击
港澳台
金融证券
军事天地
地产装饰
卫生医疗
休闲旅游
慈善宗教
健康美食
好项目
联系我们

地  址:香港九龙旺角鸦兰街7号连胜大厦

        北京市昌平区温都水城国际大酒店三层

邮  编:102209

赠阅热线:00852-28150191

投稿邮箱:zhonghuasd@163.com

传奇轶事
牛生金:村里最后的打铁匠(发现身边)
时间:2017-02-27 09:18:23 作者:佚名 点击:5184

  牛生金的电话一直打不通。村里人指着山下说,你顺着“咣”“咣”的打铁声找就是,准错不了。

  初春,太行山下的高平市张壁村,屋外下着小雨,屋里却热气腾腾。上党梆子从牛生金身边的老旧收音机里发出,和着他不紧不慢的打铁声,交织成别样的协奏曲。牛生金专注着眼前的锤头和铁料,全然没有发现有人进来。过了好一会,他才抬起头来,艰难地想要站起身来,却发现双腿早已坐麻。

  屋里光线很暗,只有烧铁炉里跳动的红色火光映衬在他脸上。他从身后变出一个灯泡,拧在头顶上的灯口里。然后,靠着墙,终于得到片刻的休息。

  张壁村是当地有名的“铁匠村”,可后来很多人都放弃这个行业,这项传统手工艺,也离人们的生活越来越远。“50多年了,一直是打锄、耙、镢、锹、镰等。”这位年过古稀的老人,对打铁有着别样的执着:“年轻的时候,周边的人也叫我出去打工,可是祖上传下的手艺,得有人在啊。我就是个手艺人,放在以前,我们有这行的行规。入了这行,得把这碗饭吃好了。”

  “到了我这一辈,打铁越来越‘没出路’了。现在的机器生产出来的东西,样子也好看,也好用。”牛生金一点不掩饰对机器生产的认可。

  歇了一会,他又开始了工作。把烧得发红的铁铲从炉子里取出来,迅速放在铁砧上,用气锤上下敲打,铁花四溅,在上面锤出一个“凹”字形出来。仅过了10秒钟,铁铲已经硬化凝固,又塞进炉子里“重造”。他说:“打铁的诀窍就在于抛钢和掌握火候,其中最关键的便是淬火,经过数次的加工、打磨,一件崭新的铁制品才能完成。”

  打了一辈子铁,牛生金也对这门祖上传下的手艺进行了改良。他说:“在我手上,打铁也变得省劲一些了。你看,有了这空气锤,模子出来要省劲多了。以前啊,那可真是人力在弄,一下一下地捣,很费人工。”

  铁匠屋的门上,歪歪扭扭地用粉笔记录着牛生金一些月份进货的数量,每个月不定几十斤。他指了指外面的三轮车,“逢年过节周边有集会的时候,我就拉过去。一个铲子还能卖8块钱哩。”

  现在,牛生金老人一个月打铁的收入“也就1000多块钱”,加上种地的钱,勉强维持生计。但他不觉得吃苦:“把眼前的每一块铁都打好,不要让买到这东西的人觉得不值这个价钱,这就行了。”

  他唯一的遗憾,是自己的这门打铁手艺没人继承了。儿子本来跟着他学过,但前几年因病去世。“儿子也走了,孙子在贵州工作了,平时就不回来了。”

  牛生金说他很盼望过年。“过年时候孙子回来,领他在这看看,让他知道自己祖辈是靠什么吃饭的。活得越老,也就越明白了,我现在也没啥想法,这辈子就只会打铁,直到我打不动的那天。”

来源:
【推荐阅读】
友情链接:
Copyright ©2012 北京时代长城广告有限公司&北京时代财富文化传媒有限公司 技术支持:东方聚思
全国统一咨询热线:010-56210309 E-mail:zhonghuasd@163.com 备案号:京ICP备12009984号-1